中农兴业网团旗下网站·中国农业百强网站(科教文化类十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中国农民网 > 三农新闻 > 新闻关注 > 关注:黑龙江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返回首页

关注:黑龙江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时间:2017-07-17 09:35来源: 三农B2B作者:收藏

  在希望的田野上做“加减法”

  ——黑龙江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调研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张 磊 黄俊毅 倪伟龄

  黑龙江克山县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积极倡导规模经营和机械化耕作。图为克山县北联镇新兴农业合作社现代化大农机正在播种。

  黑龙江绥棱县大力发展绿色有机农业。图为董氏农庄天华农场实行牛马耕地、人工除草、施用农家肥的麦田。

  黑龙江五常市积极拉长产业链,开发农业生态旅游。图为当地的乔府大院生态农业观光景区。

  核心提示

  初夏时节,绿色早已铺满东北大地。黑龙江广袤肥沃的黑土平原上,田垄远接天际,禾苗青青,生机盎然。

  与往年不同,今年黑龙江夏种有了新的意义,这就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一步深化,为黑土地播下了希望、带来了活力。作为我国产粮第一大省,黑龙江玉米种植面积曾高达1.1亿亩,面临的结构性矛盾和问题尤为突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更为迫切。2016年,黑龙江省成功调减玉米种植面积1900多万亩,大力发展新的农业生产经营主体,积极打造农产品价值链,农业发展新格局初见端倪。记者来到黑龙江粮食主产区,采访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的最新进展。

  “旧主体”退出与“新主体”涌现

  黑龙江各地纷纷组织农业生产合作社,将分散的农户和零散的农田联合起来,实现了从小机械生产向大机械作业、小规模生产向大规模经营、粗放生产向集约经营的转变

  农业生产经营“旧主体”是依赖手工种植的单个农户。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培育和形成新的农业经营主体,尽快将传统的一家一户的种植方式,转变为规模生产、机械化耕作的现代化种植方式,以大幅提高农业生产经营效率。农民合作社作为一种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以农户家庭经营为基础、合作与联合为纽带、社会化服务为支撑,近年来在各地快速发展,但一些地方重数量、轻质量,一些合作社有名无实、流于形式,制约了农民合作社功能作用的充分发挥。过去一年来,黑龙江省把强化农民合作社规范化建设摆在工作首位,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黑龙江省克山县河南乡学习村62岁的农民任宝庭正是农民合作社规范化建设、土地适度规模经营、提高农业供给效率的受益者。

  去年玉米价格不好,别人每亩田要赔三四百元,任宝庭反而挣了600多元。原来,他家42亩田全部加入了克山县仁发现代农业农机专业合作社,由于实行规模经营、机械化耕作,生产成本显著降低,在玉米价格下跌的情况下,收益仍不错。

  克山地处世界3大黑土带之一的松嫩平原腹地,有耕地302万亩,是国家重点商品粮基地县。仁发合作社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涌现的一个好典型。这个由克山县河南乡仁发村党支部发起创办的村办实体,已吸纳克山、克东两县1014户农民入社,现有农机装备132台套,规模经营农田5.6万亩,全程机械化生产。入社的5.6万亩地实行统一整地、统一种肥、统一播种、统一管理、统一收获、统一销售的“六统一”耕种模式。

  据不完全统计,黑龙江省9成以上的农户已加入农业合作社。农民踊跃入社,首要原因无疑是收益。与任宝庭这样的普通农户不同,河南乡公政村的刘双义是远近闻名的土豆种植能手,但前不久他仍申请加入仁发合作社。“咱种土豆亩产2000多斤就算不错的,仁发合作社亩产能超过5000斤。大合作社实力雄厚,小四轮变大机械,深耕深松,小垄改大垄,喷灌浇地,产量噌噌往上涨,不服不行呀!”2016年,仁发合作社社员亩均年终分红602元,比未入社农民亩均增收150元以上。

  不过,对于多数农户而言,真正让他们放心入社的还是因为村集体合作社运行机制公平合理,他们的利益能得到保障,有平等的决策参与权。

  以仁发合作社为例,合作社章程明文规定:国家给合作社的政策性补贴算作国家投入资产,归全体社员所有,其收益平均量化分配到人。去年社员亩均分红602元,其中土地分红占505元、国家投入资产平均量化到亩分红占97元。“仁发合作社有国家补贴的农机具资产几千万元,平均给1014户农民,每户不过上万元。这相当于国家给每户补贴上万元,就实现了全程机械化。如果补贴给散户,哪怕每户补20万元也实现不了全程机械化。”仁发合作社党委书记卢玉文说。

  再如决策权,按常理,仁发合作社理事长李凤玉等7位发起人是主要出资方,应该占有更高的投票权重,但实际上李凤玉和其他普通社员代表一样,也只有一票。“一人一票,人人平等,既能保证公平,又能充分激发社员的积极性。”李凤玉说。仁发合作社章程修改、接收新社员、种植业结构调整等重大决策,都由代表大会集体讨论通过,监事会只负责全程监督执行。不久以前,理事长李凤玉辛辛苦苦引进的900万元甜黏玉米项目,就被社员投票否决了。“甜黏玉米项目虽说引进了900万元资金,但是俺们也得投资900万元,风险太大。俺代表30户社员,投了反对票。”公政村入社农民刘双义说。赞成就举手,不同意就否决,因此,农民都愿意入社。

  在经营主体从个体向合作社转变的过程中,政府的规范和引导亦不可或缺。

  过去一年多来,按照农业部等9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引导和促进农民合作社规范发展的意见》要求,黑龙江省确定了依法设立、产权明晰、民主管理和盈余分配等8个标准,组织了近500人次的优秀合作社理事长、辅导员培育。经过规范,截至2016年底,黑龙江省在各级工商部门登记注册的农民合作社多达8.9万个,越来越多的农户加入合作社,通过规模经营、机械化耕作,大幅提高了生产效率。以克山县为例,据县委书记刘国文介绍,以前,全县有农业合作社1442家,多数不规范。经过清理和重新登记,如今只保留256家。这256家合作社共经营土地158万亩,占全县耕地总面积的52.3%;吸纳农户9.4万户,占农户总数的96%。通过经营主体带动,全县规模经营面积达到270万亩,占耕地总面积89.4%。规模经营比例排在全省前列。

  黑龙江省农委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合作社将分散的农户和零散的农田联合起来,实现了农业从小机械生产向大机械作业、小规模生产向大规模经营、粗放生产向集约经营转变。这些合作社粮食平均亩产1156斤,比全省粮食平均亩产高出554斤。

  合作社已成为黑龙江农业生产的骨干力量。

  减去过剩的与增加稀缺的

  一方面调减普通玉米种植面积,大力发展鲜食玉米、蔬菜、马铃薯、杂粮杂豆等高值高效作物;另一方面,调优品质结构,突出发展绿色特色农业

  田交给合作社种,种什么也有学问。

  “去年秋后,玉米每斤收购开秤价就比前年跌了0.35元,再不调结构,这田没法种了!”如今已成为仁发合作社生产部负责人的刘双义感慨道。

  2016年是玉米“市场定价、价补分离”改革的第一年,作为我国玉米主产区,黑龙江省调整种植结构的任务尤其艰巨。

  那么,种植结构怎么调呢?

  黑龙江省农委主任王金会认为,在保证粮食综合产能不降低的前提下,一方面要调减普通玉米种植面积,大力发展鲜食玉米、蔬菜、马铃薯、杂粮杂豆等高值高效作物;另一方面,要调优品质结构,突出发展绿色特色农业,推动农业生产由主要满足“量”的需求,向更加注重满足“质”的需求转变。比如玉米,要种植高赖氨酸、高淀粉和鲜食等专用型品种,满足不同消费群体需求;水稻要重点发展品质优、适口性好的品种;大豆要重点发展食用型非转基因高蛋白品种。

  齐齐哈尔市将优质高效作为种植结构调整的方向。县区财政今年拿出1.7亿元,作为结构调整补助资金,引导农民调减玉米,发展高效作物种植。比如在克山、克东、讷河、拜泉等黄金种植带,新增大豆种植面积100万亩。

  绥化市绥棱县地处小兴安岭西麓,空气清新,水质优良,土壤富含有机质,当地人选择发展绿色有机农业。国内著名的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董氏农庄慕名而来,在诺敏河上游高价流转了耕地2.3万亩,办起天华农场,实行牛马耕种、人工除草,施用农家肥。农民李海滨去年在农场承包了1800亩地,严格按董氏农庄的要求种植,虽然请人工拔草花了30多万元工资,但种地免收地租,收获的大豆、水稻全部被董氏农庄高价收购,因而净赚了七八十万元。绥棱县农业局局长张功文说,绥棱县已建成“全国绿色食品原料标准化生产基地”两个,取得绿色食品认证32个、有机产品认证10个、无公害农产品认证30个,绿色有机农产品种植面积达100万亩。

  “以前年年种玉米,国家都按保护价收购。农户埋头种地,从不考虑市场需不需要。现在种田,没有市场意识可不行。”绥棱县四海店镇宝山村党支部书记逯德民说。

  今年年初,黑龙江省设定的调减玉米1000万亩、发展特色作物1000万亩的目标,目前都已全部完成。

  玉米种植面积调减了,粮食安全是否会受影响呢?不会。以齐齐哈尔为例,2016年,全市增加大豆种植面积229.2万亩、水稻8.5万亩、杂粮杂豆36.4万亩、中草药9.8万亩、饲料作物36.1万亩,调减玉米293.7万亩。齐齐哈尔市农委主任孙国臣表示,尽管去年受了灾,粮食仍取得了216.2亿斤的好收成。

  将产业链变成价值链,有赖品牌价值的提升。黑龙江农业将由过去的偏重生产向更加注重市场转变,以营销提升优质农产品价值链,实现优质优价促增收

  种出了好产品,还得卖个好价钱。

  2015年,绥棱县提出“树品牌、闯市场”,整合县内7家稻米加工企业,标准化生产,将默默无闻的绥棱大米送上北京、上海、广州等地消费者的餐桌。

  绥棱大米渐渐打出了品牌,黑龙江五常大米则继续创造着神奇。

  超市里的大米,一般一斤只能卖两三元,但五常市阿里郎农业机械化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却把一斤大米卖出了11.8元的高价。原来,他们与修正药业合作,将自家水田里产的稻米打造成了养生米。

  五常是哈尔滨辖下的县级市,盛产优质大米。五常大米清香可口,深受全国各地消费者欢迎。如今,当地水稻从种植、加工到包装、销售,已形成完整的产业链。五常市农业局局长伊彦臣说,在阿里巴巴,五常大米销售量能进前20名。全产业链也带来丰厚的收益,五常市每年产出13亿斤大米,按每斤10元计,销售收入可达130亿元。

  农产品打造价值链,困难其实不小。“仅五常一地,大米品牌就有300多个。知名度较高的只有‘美裕’‘五米长香’‘黑土地’等40多个。多数品牌默默无闻,没有形成强有力的品牌效益。”哈尔滨市农委常务副主任高洪大心有不甘地说。在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之前,由于长期注重粮食产量,农业种植一产独大,二三产业发展滞后,产业融合程度较低。从农产品加工看,带动能力强的大型龙头企业较少,全哈尔滨市规模以上农业企业虽有652家,市级以上农业龙头企业仅199家,农产品精深加工率仅33.9%。75%以上的农产品未经加工就直接销往市场,导致优质不优价。哈尔滨市五常、尚志、方正、通河、木兰、延寿、依兰7个水稻主产区,大米品牌竟然多达800多个。品牌多而杂、散而乱,导致本地大米在市场上价格普遍远低于日本、泰国大米。“日本大米每公斤售价近百元,而黑龙江大米才卖十几元。”

  少卖原料与多卖品牌

  将产业链变成价值链有赖品牌价值的提升。显然,如何做强做大品牌,是各地农业经营者亟待破解的难题。

  王金会表示,黑龙江省农业将由过去的偏重生产向更加注重市场转变,通过抓营销,以销促产,倒逼结构调整,同时以营销提升优质农产品价值链,实现优质优价促增收。

  据了解,黑龙江省政府已制定《黑龙江省绿色食品商标(品牌)使用许可规范指引(试行)》,并经常组织全省绿色食品、林产品、农产品及特色产品商标和“五常大米”“尚志红树莓”地理标志产品,参加国内各种知名的品牌展示活动。比如5月18日,在第18届中国(上海)国际食品及饮料博览会上,黑龙江省政府特别主办了黑龙江绿色食品品牌项目推介会,强力推介黑龙江大米网、寒地黑土、黑龙江省蔬菜协会、九三油脂集团、北大荒等10余家企业,并就本省非转基因大豆、大米、鲜食玉米、蔬菜、山特产品等品牌进行宣传推介。

  营销方式也在创新。截至目前,黑龙江大米网已开展7场网上拍卖会,并首创微拍模式,共计实现15090吨交易量,成交金额达8021.3万元,吸引了16万网友参与。

  让高洪大高兴的是,经过精心培育,截至2016年末,哈尔滨绿色(有机)食品认证面积已达1312万亩,其中绿色食品、有机产品等各项认证总量居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之首。目前,五常大米、巴彦猪肉、呼兰大葱、阿城大蒜、双城八家子小米、尚志黑木耳等28个国家地理标志登记保护产品已驰名全国,营销网络甚至还延伸到海外。

  种种迹象表明,在广袤的黑土地上,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艰难而稳健地向前推进着。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友情链接(按推荐调取)